迪拜酒店跨文化考察报告

发表时间:2018-10-10 09:45:04

迪拜酒店跨文化考察报告


古代的阿拉伯,那些曾经最辉煌的城市,如巴比伦、亚述的,“对建筑的追求不是美,而是大”。(威廉·杜兰特)这个论断包含着事实,也有偏颇。大:很高,很长,很宽,壮观与辽阔,巍峨与高耸,也是构成美的一部分要素。即使这个偏颇,按照它完全的意义,也在今天迪拜各式各样夺人眼目的建筑那里得到有力的澄清。不论是像光明的指尖伸向苍宇的哈利法塔,从空中俯望或从地面遥望皆美仑美奂的银色棕榈岛“金枝玉叶”,还是各个国际顶级酒店集团在这里修建的令人叹为观止的酒店,体现出人与自然、时空、高科技、美学的完满结合,无一不是无与伦比的美的杰作,也是那些家境殷实、喜欢出游的人的情绪煽动物。

300多家四星级和60多家五星级酒店构成了迪拜客人的“家外之家”。酒店是一个城市盛衰的体现,甚至是一个时代的象征。1983年建成开业的位于广州沙面白鹅潭的白天鹅宾馆,至今成为广州市的文物,被夸张地誉为印证中国改革开放成功的典范。“著名的大酒店从来都体现着社会观念,准确地反映出它们所服务的特定社会阶层的各种特点”,琼·迪丹也一语道破了酒店在社会文化中的作用。




穿梭在迪拜各个顶级酒店之间,武汉商贸职业学院旅游学院以常务院长王姣蓉副教授为首的考察团参观考察了几家豪华的顶级酒店,此次考察为期5天时间,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就是与几位全世界顶级的酒店高层管理人员进行会面,共同探讨交流国际酒店管理经验和跨文化员工管理经验,同时也顺利邀请到这两位高管作为我校酒店管理专业的特聘顾问,为将来我校的国际酒店管理方向提供指导意见,除此之外,几家顶级酒店的高管表示愿意将酒店的相应部门作为我校的海外实训基地,为我校的优秀实习生提供实习岗位,帮助他们更好的成长。


在世界老牌的豪华酒店面前,迪拜的超豪华酒店是年轻气盛、恣意妄为、行为莽撞、大胆无忌的后起之秀,它们不但在任何表现豪迈方面超出人们想象的极限,而且在艺术表现力上给世人上了生动的一课。因为对创意的高度礼赞,世界上任何地方有才华的建筑设计师在这里有一展抱负的机会,迪拜最好的酒店没有一家是重样的,个个花枝招展,竞相争艳。


迪拜每一个奢华酒店都是艺术品

酒店业在迪拜的蓬勃兴起,体现了迪拜旅游业令人称奇的发展速度。20世纪50年代,迪拜根本就没有一家酒店。“做生意的客人们不得不住在同事处,来访的显贵们也只能安置于英国代理的住所内”。(克里斯托弗·M·戴维斯)当时内湾仅有的一家酒店在另一个酋长国沙迦,它是20世纪30年代沙迦空军基地建成后不久开业的,也是这一大片地区当时唯一拥有空调的建筑。如果客人对这家酒店不满意,那好,你可以沿着波斯湾海岸驱车数百公里到下一个离它最近的酒店去住,这个酒店位于巴林。直到20世纪60年代,迪拜才开始兴修像样的酒店,但房间数从不过百;20世纪90年代前夕,外国连锁酒店开始进入,喜来登和洲际酒店相继在迪拜河的德拉一边建造大规模的五星级酒店。



迪拜酒店业真正的好光景还是在“黄金二十年”间降临的。1992年迪拜旅游推广委员会到世界各地游说:迪拜不仅是商业中心还是旅游胜地。整个20世纪90年代,每年大约有60万的旅行者下榻于迪拜的70多家酒店,其中24家四星和五星级的酒店颇受客人心仪。受到这个鼓舞,90年代后期,迪拜一咬牙拿出10%的GDP投资一些世界上最奢华的酒店等旅游项目,酋长建立的朱美拉国际集团承接了大部分这时期的工程。1997年,独特波浪形的朱美拉海滨酒店在迪拜西部建成开业,成为地标性建筑;1999年,令整个城市心脏为此停止跳动的阿勒—阿拉伯酒店(帆船酒店)在靠近朱美拉海滨酒店的一个人工岛上拔“地”而起。然后,酋长国塔酒店、阿勒—玛哈沙漠度假村、费尔蒙特宾馆、朱美拉古堡酒店相继出现。在2000年,每年有340万游客来到迪拜,这个数字对现在每年的1400多万游客而言还是小巫见大巫,但当时迪拜各个酒店被游客挤得爆满仍是一大盛况。


于是乎,那些国际顶级的酒店集团的老板、高级项目经理、设计师纷纷搭上去往这个世界旅游地新宠的班机,要在这个比纽约第五大道还要繁盛、阔气的沙漠之城分一杯羹,把它们的旗舰店建在这里。喜来登和希尔顿集团都在房产上加码,泰国都实度假酒店和中国的香格里拉酒店在谢赫·扎椰德大道建起了规模庞大的酒店;美国的凯悦集团、万豪国际,法国的艾美,印度的瑞梅国际,阿布扎比与黎巴嫩合作管理的罗塔纳集团都争先恐后把自己视为珍宝的LOGO悬挂在越来越显阔气的高档酒店显著的位置;最近几年,作为跨界经营典范的迪拜范思哲酒店和阿玛尼酒店异军突起,成为这个城市奢华酒店的耀眼新贵,夺人目光。


矗立在中国大陆的上星酒店,包含一些国际品牌的高档酒店的外形,过去多半是墓碑式的,一栋长条形呆头呆脑的高大建筑突兀而立,旁边裙楼宛似镇守魂灵的小鬼。两旁是毫无生气的更丑陋的建筑,配上门前一条了无生趣的大马路;近来这种状况有所好转,乃因有苏州的“大裤衩”、人民日报社新址的“土豪金”、似官帽又似煮火锅的炉子的世博中国馆、阜阳政府的“白宫”、淮南奥林匹克公园的巨型“酒瓶”这样更丑陋的建筑前仆后继诞生。那些由外国人设计的体现创意、别具一格的建筑物,比如法国著名建筑设计师保罗·安德鲁主持设计的宛似半个蛋壳静卧水中的国家大剧院,一方面,它并不能让中国建筑设计师心悦口服,另一方面,它也会被诟病为不符合东方文化和理念的“走样”之作。只有在迪拜,决心把一块新地建设成国际大都市的酋长或政府决策人将阿拉伯传统的各式各样的拱和圆顶置于一旁,任由世界各地最有造诣的建筑设计师在此发挥天才,去建造大胆新颖、想象驰骋、石破惊天的建筑物,也宽容地突破表现人和动物是真主的特权的教义——这种教义使得任何一座清真寺中都看不到人物画像——而允许以人物、花卉、鸟虫图案精心表现和装饰酒店的大堂、门廊、楼梯扶手、内壁。英裔美国学者伯纳德·刘易斯在他的《历史上的阿拉伯人》一书中谈到阿拉伯文化的两大特征:具有独特的同化能力和较为宽容的精神,这对我而言颇为意外,却又亲眼目睹。


由是,新迪拜城的每一个高档酒店都别具一格,没有雷同,或复古,或现代,或未来主义为主调,配以天景、地景和旧建筑的物景,借助港口、海湾、内河、高塔、沙滩、宫殿、铺着鹅卵石和两旁栽着棕榈树的人造小道、利于观赏落日的台阶的场所的力量,浑然一体又极其触目,予人美感。这种场所的力量在于它的幻想性,它不似在其他城市酒店约定的格局,那些酒店你闭着眼睛就能想象出大堂是什么样子,房间是什么样子,无一例外能够猜个八九不离十,熟悉它们就像熟悉自己的配偶一样。在迪拜,真正奢华酒店的内部永远是难以捉摸、带有神秘性的,有出离的结构、意想不到的布局、新奇的装饰、闻香识女般唯有的风格、令人愉悦的色彩、白昼交替和季节更迭赋予的不同景象,尤其是,这些奢华酒店往往把几个自身不同品牌、不同名称、不同风格的酒店串联、环抱起来,使之整体被体验成一个环境,与其他地域划出分明而不带过重人为意味的自我范围,让美感蔓延到你目光所及之外的范围,高调而不失谦和,错落而又和谐,截然不同而又息息相关。这种友好、轻微的排他性解除了人文景观不良配置的风险,远离了丑陋,放大了美感,使得一个城市庞大的“簇群”和“簇群”之间交相辉映,落落大方。


它们对应着苍茫的天穹、俯望着海洋、装饰着沙漠,体现着城市主宰者和建筑师的恢弘理想。华灯初放时,这些酒店和这个城市一样闪烁发光,分外灿烂,转化成满目的高贵和庄严。我在这些酒店转悠,搜肠刮肚也没有更好的词语形容它们的卓然不同,倒常常是被转晕了。


那些捏着大把的钱却在其他城市同类酒店买不到的享乐,在迪拜可以如愿以偿。“舒适自由”“宾至如归”这样的词汇不足以描述迪拜奢华酒店的感受,那是形容北京昆仑饭店或武汉万达酒店的。给你开一下车门,雨天时用伞把你迎进大堂,帮你邮寄一个快件叫一个滴滴、为你泡一碗方便面送到床头什么的,敌得上用劳斯莱斯车队甚至直升机把你从机场接到下榻处的感觉吗?那些位处小河小溪旁甚或海边的景观酒店中的所获,敌得过房间干脆就置于海底、一启开窗帘就与海洋生物同欢的所得吗?拎着行李箱到大堂掏出身份证耐心等候吧台人员给你一一登记办理入住手续,比得过你一下榻就被迎进房间然后有人替你办好这些手续的感受吗?随行带着一个跟班方便伺候自己的做法,肯定也没有这些酒店为你配置了一个无所不能的“管家”更有私密性和更方便呢?“管家”制也许是世界其他高档酒店也在实施,在迪拜却是普遍通行的一种私人配置的上佳服务的做法。高科技在迪拜酒店业发挥着突显的作用,仅凭一个ipad大小的遥控器就能开启房间所有的设施、呼唤服务、窥见门外走道的动静和访客的模样,在使用之前自然有人教会你怎么用。“花钱就能买到享受”,这句话只能在迪拜说得通。


亚特兰斯蒂酒店

棕榈岛上的海宫仙境




亚特兰蒂斯酒店,中间拱桥连接处就是三点九万元美金一晚的套房


我们第一站参观的酒店,是位于朱美拉棕榈岛外环中央最重要的顶端位置的亚特兰斯蒂酒店,这个位置使它俨然迪拜的守护神,重要性一点不输七星帆船酒店。


当它建成之前,人们好奇15亿美元的天价能够打造一座什么样的建筑,它的盛大开业仪式也许还不能澄清疑问。但那庆典是难忘的,也是空前绝后的。庆典仪式于2008年9月在棕榈岛举行,足足持续了两周时间。巧的是,这个时间刚好是在北京奥运会结束不久,纽约的古奇烟火公司也许算计好了北京奥运会那场难忘的烟火盛典,似乎决心将亚特兰斯蒂酒店庆典上放的烟火载入下次出版的《吉尼斯世界纪录》。据《海湾新闻报》报道:“这次表演在棕榈岛各个‘枝叶’上,总计46公里长的水域中的水上浮台上设置了226个发射点,在5.5公里的‘枝干’上设置了40个,在亚特兰蒂斯朝南的阳台和屋顶还设置了400个。”“花费是北京奥运会的四倍”,陪同我们参观的亚特兰蒂斯餐饮部的中国总监——肖总告诉我们。我查了下,似乎是花了300万美金。前来助兴的有象征澳洲精神的国宝级歌手凯莉•米洛、奥斯卡影后查理兹·塞隆、好莱坞姐妹花之一的玛丽·凯特·奥尔森、球星迈克尔·乔丹、英国亿万富豪查理德·布兰森。开幕晚会提供了4000只大龙虾,当然这在整个开幕式2000万美元的花费中算不了什么。

亚特兰斯蒂是传说中失落的文明,记载于公元前350年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的《对话录》中,它毁于大洪水而沉入海底传说的时间则在一万年前。传说中的海洋之子,亚特兰斯蒂酒店便以海洋为主题,一个叫贝齐·维克斯的英国女孩形容它“是一座奇形怪状的粉色酒店,从远处看它就像一个巨大的沙堡被上帝从天上直接抛入大海中央一样”。它的奢华体验是The Lost Chambers Suites,从房间内的落地玻璃窗即可直接欣赏大使礁湖的水中生物。这是一个“失落的城市”,共有4200万立方的海水,一个超大型的水族馆,整整65000条各种五彩缤纷的鱼。另外,占地4.5万平方米的海豚湾中客人可以和海豚亲吻、拥抱、嬉戏,其他的刺激项目,也是以高空滑道跌入海中为主。

在相对于64个足球场大的空间内,共有1539个房间,最昂贵的套房The Bridge Suite位于两座楼拱桥连接的桥套房,包括3个房间、3个浴室,以及一张可围坐18人的金箔大桌,面积为900多平方米,落地窗外是阿拉伯湾和棕榈岛的美景。在此住一晚的价格是3.9万美元,在2012年CNN公布的世界最贵套房中位列第十。



喜达屋酒店

运河边一站式的目的地




喜达屋集团是全球最大的酒店及娱乐休闲集团之一,拥有威斯汀、W、喜来登、瑞吉、至尊精选、艾美等众多的品牌。喜达屋集团的资产被Conde  Nast  Traveler的读者们(一群资格最老且最具鉴别力的旅行家)坚定地认同是精品中的精品。它曾经作出的惊人之举是欢迎宠物狗入住,并为四条腿的客人提供豪华狗床及包括长绒浴袍、小狗玩具、犬齿信息等在内的各种服务。在迪拜城中心运河的岸边,喜达屋集团的威斯汀、W、瑞吉三家国际豪华酒店神奇地串联成了一站式的目的地,各个品牌酒店独特风格彰显又自然衔接,联袂出场,似有兄弟之宜。“床”是喜达屋最看重的迎客要素,威斯汀的“天堂之床”、喜来登的“甜梦之床”、瑞吉的“瑞吉睡床”都是该品牌一跃成为高档酒店计划中有力的举措。不过我还是最喜欢2015年11月开业的瑞吉,它的独一无二的住宅式套房在所有客房中占有极高的比例,234间客房中有52间奢华绝伦的套房。通过标志性的管家服务,酒店确保知悉每位宾客的独特喜好并予以满足。




七星帆船酒店

号称“一生一定要住一次的酒店”




你可能没有听说香港九龙星光大道上的洲际酒店,没有听说三亚丽思·卡尔顿酒店,但你一定听说过迪拜七星帆船酒店,它太有名了。


1999年,在距离海滩90多米的人工填土的小岛上建造完成这个誓与悉尼歌剧院、巴黎埃菲尔铁塔齐名的帆船形状的酒店,它就带着迪拜的名字走向全世界。“七星”既不是酒店视察员推荐的,也不是“米其林指南”颁给它的,而是因为一个英国女记者为其奢华尊荣的设施与服务所跪拜在文章里高调宣称“它配得上七星的称号”。同为英国人的旅游作家乔·班尼特盛赞这个跳过“六”直接奔“七”的跃进:“只给自己六颗星就像是紧张不安地把鼻子探出去试试看会不会遭到攻击,而给七颗星则仿佛大无畏地从洞穴一跃而起,嘴里还喊着:‘嗨,快看我!’”(我想,六颗星是不是也容易使人联想到那令人难受的犹太人的黄色符号呢?)迪拜要的就是这个张扬。尽管最初迪拜政府打算它一亏再亏,但从提升迪拜的名气而言这是值得的,这就跟维也纳政府每年大数额补贴歌剧院邀请最著名的乐团来此演奏的动机一样。它的正式名称是阿拉伯塔酒店,外形做成了准备扬帆起航的银色帆船,这是迪拜深含寓意的姿态。


帆船酒店楼高321米,共计27层,由于所有的房间都是由双层构成的,所以实际上它是54层。顶端是一个阔大的停机坪,供有钱的富豪付费搭乘直升机降落于此,同时可以立刻转换成草地网球场。当初为了宣传停机坪,还邀请了费德勒和阿加西在上面打了比赛。进了酒店扑面而来是黄灿灿的太空管一般大柱支撑的、高达180米的大堂。所有暗黄的部分都是镀金,整个酒店差不多耗掉了30吨黄金。大厅铺着华丽的土耳其地毯,楼层切面大面积的蓝色主调反映阿拉伯星际的梦幻天宇,有水池喷射舞姿,每隔几分钟随音乐变幻而不同;大厅没有人聚集,所有VIP的客人都被带入房间所在楼层,由专人安排办理入住手续;私人管家会细致为客人介绍房间设施,24小时听候服务,每间房的服务人员多达8人。酒店最小的房间也有170平米,在淡季,一间房最低的价格也在八九千人民币之间,有这样的享受也不足为怪。





0.0850s